略過
《法國葡萄酒直送》購物滿$1,000可享免費送貨服務
《法國葡萄酒直送》購物滿$1,000可享免費送貨服務
被法國輕視的葡萄品種佳麗釀

被法國輕視的葡萄品種佳麗釀

佳麗釀(Carignan)是一葡萄品種,多見於法國南部朗格多克-露喜龍Languedoc-Roussillon和西班牙加泰隆尼亞Catalonia非常知名的普里奧拉Priorat酒區,小倩認識這款葡萄,也是由後者開始。

學酒的朋友都知道,同一款葡萄品種,在歐洲不同地方可能會有不同名稱,在加泰隆尼亞地區,它叫做Cariñena。

差不多20年前了,正學習WSET的葡萄酒課程,那時,普里奧拉酒區開始受到重視,英美的葡萄酒雜誌多有介紹,何故?西班牙官方早一兩年公布了繼Rioja之後的另一個跟等同Rioja D.O.Ca (Denominación de Origen Calificada)規格的酒區,那就是Priorat,只是普里奧拉的官名是D.O.Q (Denominació d’Origen Qualificada)。

甚麼普里奧拉Priorat酒區?不是學酒的人,應是少有聽聞的,事實上,那時香港進口的葡萄酒區選擇較少,「海淘」未流行,在酒友的認知中,優質的西班牙酒必然就是Rioja,普里奧拉的酒在等閒的酒舖是芳蹤杳然的。

既然難找,何不索性到原產地看看?不多久,小倩就和一班朋友共六人到西班牙和法國的「加泰」地區旅行,並透過傳真——現在想起來是那麼的上古——預先約好三幾家酒莊,登門造訪。

為普里奧拉酒區打響名堂的是區內幾位元老,當中不得不提的是位於Gratallops村Clos Mogador酒莊的René Barbier,簡單來說,他是立志要在普里奧拉「造好酒」的第一人,於1979年買地,從事葡萄種植和釀酒。「就約他們吧!」到訪當日老先生René Barbier外出,由他的兒子,嘿,又是叫René Barbier接待,小René長髪,開著一部法國雪鐵龍的經典2CV,非常有型。在法國出生的他操流利法語,由於我們不懂西班牙文,他便以法文講解。René Barbier亦有為另一位於Gratallops 的老友酒莊Clos Figueras 釀酒,小倩在2013年亦拜訪過這家酒莊,他們的餐廳相當不錯呢!


Priorat的葡萄樹生長在斜坡上的片岩土壤,當地天氣極之乾燥,雨水量稀少,但這正是最適合佳麗釀生長的環境。 (Photo: Grape Collective)


Clos Mogador現在由兒子René Barbier主理,父親仍有參與採收和其他重要決定。小René亦已為人父,其中一個兒子也是叫René。

還有一家到訪過的Priorat酒莊是位於Porrera的Vall Llach,於上世紀90年代由Enric Costa和西班牙歌手Lluís Llach共同成立。到訪時主人又是外出,由負責接待到訪賓客的年輕導賞員引領,帶我們到佈滿片岩的斜坡看田園,又解釋Cariñena和黑歌海娜(當地叫做Garnacha)不同的種植法和土壤愛好。




當年在酒莊試的3款酒:Priorat Idus,Embruix和Vall Llach Priorat,旗艦酒款 Mas de la Rosa 單一葡萄園當時還未出現。

一輪參觀之後,想起來最常聽到的葡萄品種是Cariñena,甚麼超老藤的,都多是它。後來再到法國的朗格多克-露喜龍地區,方知道種植佳麗釀其實非常普遍,但沒有一個子產區以釀造佳麗釀為主的葡萄酒著稱,可以大膽地說,在佳麗釀這一節上,沒有任何一個法國酒區有著接近西班牙普里奧拉酒區的名氣和魅力。

去多了朗格多克-露喜龍地區,跟酒界人多溝通,就會知道,佳麗釀其實是酒農的最愛。Cave de Castelmaure的釀酒師Bernard Pueyo曾經對小倩說:「種植佳麗釀根本不用怎樣打理,它不會有病,沒需要農藥甚麼的。」又加一句抱怨話:「在這個地方種植黑歌海娜就不同了,20年後它就會出問題,讓人頭痛!」


哥比耶著名合作社Cave de Castelmaure的釀酒師兼話事人Bernard Pueyo

小倩覺得那是法國官方的問題,是農業部或甚麼部門的短視嗎?最近拜讀了台灣葡萄酒作家林裕森的著作《生命不可過濾》,印證了看法,他說:「拔除佳麗濃(釀)在[90年代]被視為解救當地葡萄酒業的解藥,只要葡萄酒農願意拔掉[佳麗釀],法國政府便奉上奬助金…」可惜的是,那些制定政策的「專家」看不到佳麗釀老藤之美,也不解風土與葡萄品種的關係。


《法國葡萄酒直送》主打布根地酒,以佳麗釀為主釀造的酒不多,目前唯一的是Chateau de la Liquière的福雷熱區佳釀「我們的根」Nos Racines,以百分之九十五的佳麗釀釀造,當中很大部份是百年老藤。可惜的是,此酒年產僅約3500瓶,由此推算,酒莊的佳麗釀田園所剩不多,因此《法國葡萄酒直送》也不是每年都獲配額。要怪,就似乎要怪法國當局的迷思吧!

進店選購「我們的根」Nos Racines:
Nos Racines rouge 2016 Faugères Château de la Liquière

下一篇 祟尚「自然無為」的釀酒師Agnès Paquet